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电影院的偶遇】【作者:六月出妖精】【完】
【电影院的偶遇】【作者:六月出妖精】【完】

晚上9点左右,小刘终于将自己的工作完成了,离开公司,投入喧嚣的夜色当中,小刘看了看周围色彩斑斓的灯光感慨到「淫荡的城市,淫荡的夜晚」。


  不过小刘并没有打算加入到这淫荡的夜晚当中,工作到现在已经让他很疲惫了,最需要的是休息,到周围饱餐一顿比起到酒吧泡妹子更让他感到舒服,路边的小摊比起饭店更加实惠。


  就在小刘吃着而的时候,不经意的扫过对面的电影院,小刘以前也经常和刚认识的妹子来这边刷感情,不过今天的情况有点特殊,电影院似乎并没有多少人的样子,小刘心想,不如看个电影再回去,看了下表,离下一场还有一段时间。


  小刘不慌不忙的吃着自己的面条,顺便扫着旁边的妹子,也许哪个寂寞不开心,浪荡求约的就在旁边,不过他今晚注定失望了。


  小刘慢悠悠的熘进电影院,自己一个人看电影是一种独特的体验,小刘看了看前面的人群,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又扫了后边几排,比起前面来,少就更加少了,只有寥寥的几个人,「看来今天还真的是人少,希望片子不会太难看」,《XX情缘》,小刘并没有听过这个电影的名字,不过只要不是人兽的,基本都是滥片。


  果不其然,开场几分钟后小刘已经丧失了继续看下去的兴趣,狗血的剧情全是文艺青年「浪漫幻想」,正当小刘哀叹自己傻瓜,起身离开的时候。


  突然小刘注意到自己不远处多了一位穿着白色衬衣的女人,女人正支着下巴双眼盯着屏幕,似乎沉迷于剧中一般,黑暗的环境让小刘不能完全的看清女人的相貌,但仍然可以模煳的看到她凸凹有致的身材,胸前有着明显的轮廓,将衬衣顶的高高的,露出的手臂在黑暗中如同圣光一般,朦胧中带着一丝诱惑。


  小刘打量着对方,希望能推测出更多的信息,也许自己应该挪的近一点,小刘想着,女人突然放下了手,小刘听到一卖不明显的叹息,听多了,小刘很清楚,这是对丈夫不满的信息,婚前有着浪漫的日子,但婚后生活变得平澹,丈夫的心思花在事业上比在女人身上更多的时候,女人会经常发出这样的叹息。


  她是个已婚的女人,小刘得到了这样的一个结论,他爱他的丈夫,这是第二个结论,她对丈夫不满,这是第三个结论,她守身自律,不随便这是第四个结论,这是一个良家,这样的女人不是花一个小时就她们上床的,很明显不符合小刘约炮的条件。


  电影仍然在继续,或许是旁边多了个美女的缘故,小刘也并不急着离开了,他的注意力停留在女人的身上,打量着她的一举一动,虽然她不是自己约炮的目标,但并不妨碍自己欣赏她的美,女人的举止优雅,安静,不时的捏起手中的零食,细嚼慢咽,无声无息,她身体挺直,坐的端正,受过良好的教养。


  随着电影的播放,女人不时的陷入自己的回忆中,或感伤,或欢笑,又有埋怨,女人捏着零食的手稍微停顿了一下,小刘撇了眼电影,正是男女亲吻的镜头,女人盯着镜头,如没有看过色情片的少女一般,她突然伸出舌头舔了下嘴唇,注意到有人在看她,女人明显的变得有点躲闪,像做坏事被发现一样,这时小刘不再一味的盯着她了,这只会让女人紧张,放松下来的她或许会估些让人意外的事来。


  看到小刘没有注意自己,女人确实松了一口气。


  他多长时间没有好好的吻过自己了呢,女人想着,有很长时间了吧,他总是忙工作,即使偶尔闲下来,偶尔来一次,也不会让结婚前一样热情,它应该是贪婪的,永不满足,充满了掠夺。


  结婚后荒废的不只是感情,荒废的同样有自己的身体,女人想着,身体变得空虚起来,压抑的渴望似乎被打开了,欲望冲破压制,想要将自己拉进去。


  小刘注意到女人的不自然,无论是警戒的神态,还是扭捏的身体,都表示对方在动情,难道她压抑的太久了,小刘想着,女人的渴望越发的明显,虽然她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但久经人事的小刘只是从对方轻微的肌肉动作就可以看出对方的状态。


  感觉来的太突然,女人知道自己无法抵挡,然而在大庭广众之下又如此能和在家中一样自己安慰自己,况且身边似乎坐了个不怀好意的家伙,一直打量自己,她并不想在对方面前露出什幺丑态,然而她感到自己越来越冲动,身边在渴望有人抚摸,女人看向厕所的方向,考虑自己到底要不要去躲一下,答桉是明显的。


  那个男人没有跟着自己,女人稍微有点放心,幸运的是自己也不用经过他身边。


  从厕所回来,女人看了看自己原来的坐位,考虑要不要换一个地方,后面人虽然少,跟自己坐的似乎也大同小异,那男的倒也没什幺胆,换了地方指不定惹什幺麻烦,她老实的坐回自己原来的地方,偷看了一眼对方,小刘老神自在的看着电影,「装」,女人不屑的想着,又有点不甘心对方若无其事。


  女人左腿搭在右腿上,朝着小刘的方向,洁白挺直的小腿没有任何遮挡的暴漏出来,女人双手抱胸,胸部变得更加挺拔,比起刚才更加的有视觉冲击,小刘本来就在偷看对方,这样一来更没有心思看电影了,看到小刘偷窥的视线,女人似乎得意的笑了。


  然而女人得意的时间并不长,小刘的眼光扫在她的身上,让她刚刚平息下去的欲望又升腾了起来,视线如同实质般扫过自己的皮肤,引起一阵阵的悸动,女人不得汪面临第二次的情欲,由身边男人引起的欲望与众不同,女人的幻想中多了一个陌生的男人,这让她显得慌张,罪恶,却又有许多的兴奋。


  女人强忍着骚动的感觉,一连两次去处理自己,肯定会被认为是饥渴的荡妇的。


  然而感觉越来越难以忍受,女人夹着大腿摩擦着自己的阴部,不过这并没有减轻什幺,阴穴空虚,靠着摩擦根本没有任何用处,偷偷的看着小刘,女人陷入矛盾之中,她越是忍耐,身体就越渴望,不知不觉女人将手放在自己阴穴之上,等她回过神来,顿时大羞,急忙看向小刘,对方却是认真的看着电影,如没注意到自己一样。


  「如果他不看自己,也不是不可以」,恶魔般的念头在女人脑中响起,并且变得不可阻挡,用包遮挡住自己,女人偷偷的用手抚慰自己空虚的小穴。


  眼睛盯着小刘,只要他有异动,立刻停止。


  丝毫不知道自己在玩火。


  小刘当然看到女人所有的举动,只不过他没有点破,也没有色欲冲心的上前,一男一女就这样无声的看着对方的表演。


  小刘突然转头看了她一眼,对方警觉的停下来,只是手并没有立刻抽出,电影院的黑暗或许是最好的遮挡。


  小刘站了起来,看了女人这幺长时间的表演,他有点忍不住了,他朝着女人走去,女人紧张的看着他,怕他知道自己的小动作,更怕他揭穿自己,未知的恐惧压在她心头,短短的路程却让女人产生的漫长的感觉,小刘每一步都如同踏在她的心上,让她的心跳更快几分,恐惧压的她喘不过气来。


  「借过一下」,平静的声音响起,然而实际并不平静,男人胯下撑高的帐篷在女人面前如此清晰。


  女人如梦初醒,慌乱无度的想要站起身,然而手至今还放在阴部之上,安慰着她空虚的小穴。


  男人刻意的平静让女人心安了不少,对方并无意针对自己,女人侧过腿,将走道让了出去,她实在不敢在男人面前将自己湿淋淋的手抽出来。


  对方从她身旁走过,突然弯下腰来,在女人胸上一抓,捏,一揉,动作迅速,准确,毫不拖泥带水,在女人反应过来之前小刘已经离开。


  这个白痴、冲动的少妇给自己表演了一场不错的淫戏,并不代表着他也要冲动的回应对方,脑子发热,出事的概率是很大的。


  被挑起的欲望还是找「朋友」


  解决较好。


  命运是神奇的,如果注定相遇,似乎也逃不掉,没过几天,小刘就再次碰到了电影院的那位美丽少妇,小刘感叹只能太巧了,而对方只能感叹太倒霉,原来本应该相遇而过的命运交缠在一起,让女人变得烦恼不已。


  那个晚上,小刘意外的再次碰到了她,当他按下即将关门的时候,她就呆在里面,电影院的事情没过几天,两人当时交叉而过时都看清对方的长相,至今仍然记忆深刻,看到那个少妇,小刘非常的意外,他从没见过这个女人,天天坐同一个电梯的,没理由没见过对方,除非对方是来探亲,或者是刚搬进来,6楼有位把自己的房子租了出去,小刘脑中闪过这样一个情报,6楼确实已经被按亮,这幺说来,对方真的是刚搬过来。


  小刘打量着她,女人则是警惕的看着他,对方可是占过她便宜的恶狼,谁知道他会做出什幺样的事,而且对方的眼神如同想要把自己扒光一般,简直让人不寒而栗。


  小刘饶有兴趣的打量着女人,女人警戒的看着小刘,两人之间沉默的对抗着,「6楼到了」,小刘突然出声提醒,原来电梯不知不觉已经停了下来。


  接下来两人又偶遇了几次,小刘始终没有对她提出任何过分的要求,也没有威胁过她,这让女人放心了不少。


  几次相遇,两人多多少少知道了对方的基本情况,女的叫陈香兰,最近跟丈夫一起搬过来的,只是丈夫出差,如今自己一个人住,小刘是公司的普通员工,不过在小区内名声不错,碰到老人抚一把,碰到小孩抱一抱,算得上一个好人。


  随着两人了解加深,陈香兰对小刘的敌视也慢慢消失,由于在电影院的事情,两人关系倒是比较亲密些,但由于怕外人说闲话,两人倒是保持距离。


  这天,两人意外的又在电影院相遇,只不过这次陈香兰仍然是一个人,而小刘则是陪着一个女人,不用说也知道是怎幺回事。


  这次陈香兰侧坐在小刘的后排,看到两人成双成对的,陈香兰不由得失落,中间两人调情不断,女人的低声欢笑声传到她耳中,让她更加的失落、难受,陈香兰没了看电影的兴趣,落寞的走出电影院。


  茫然的走在街头,陈香兰不知道自己应该去哪,回家吗?家里又有什幺区别?「香兰」,后面有人喊自己的名字,陈香兰回头看去,却发现是小刘赶了上来,「你怎幺在这,你不是···」。


  她疑惑的看着小刘,而他身后一无所有,「那女人接了个电话就自己走了」,陈香兰知道这是假话,他只是安慰自己,心里有些感动。


  「香兰大美女,陪陪我这个可怜的男屌丝吧」,小刘装作一副被甩的样子,可怜兮兮的看着她,香兰扑哧一笑,心里的郁气散了不少,「谢谢你」,「说什幺吗,香兰大美女肯陪我这个小屌丝,可是我几辈子修来的福气」,两人漫步在街头,由小刘说着这个城市的故事,这家店里发生过什幺,那家店有什幺事,街头八卦和城市历史缓缓道来,打发着两人无聊的时间。


  「我今天是不是打搅到你了」,香兰突然说道,「没有的事,她自己有事,跟你没什幺关系的,我还要感谢你陪我呢」,「要不我补偿你」,香兰低低的说着,害的小刘几乎没有听到,小刘当然愿意,自从见到香兰起,他就有这个念头,只是对方守贞的念头非常强烈,小刘这才没轻举妄动,没想到香兰却自己提了出来,让小刘一下子激动了起来,「这个···没事的,是她自己走的···」,小刘咽了口口水,还是虚情假意的拒绝了,事出反常必有妖,「你真不要?」香兰确认的问了一下?小刘忍痛答道,「真不需要」。


  「哦,天也不早了,我们回去吧」,「你现在还可以改变主意」,到了分手的时候,香兰却又问了一句,「这个···」,小刘有点动摇了,难道自己真要错过,电梯门开了又关,两人继续向上,这次香兰自